怀念程老师

– 1 –

在五、六年级时程毓龄老师教我们地理,他的地理课有声有色,除了地理也讲些题外话,很有趣,我们听得津津有味,但是因为这样,教学计划常常不能完成,于是五上的课挪到五下讲,以此类推,但是到了六下可就没处推了,怎么办?星期天补课!我早晨经常起不来,礼拜天补课那我更起不来了,因此常常迟到,好在程老师不太管这些,但是有好几次我才到教室门口,程老师就喊我名字了,“辽东半岛盛产什么?”,我还站在门口呢,一时答不出,憋了半天“花生米!”教室里一片哄笑声。“好,坐下,一分。”那时是五级计分制,就这样我一连得了三个“一分”。期末考试快到了,我知道这三个“一分”不是闹着玩的,专心地复习地理,最后考了个五分,可是程老师却因为我的三个一分在成绩单上给了我一个三分,这是不符合“五级计分制”的原则的 。不过我也不去计较,倒是一次在图书馆的走廊上程老师和另一位老师在前面一路走一路说话,我在后面听到一句“曹众这个小孩真聪明”,啊,足够啦。程老师布置的课外作业常是画地图,每个省的地图都要画,就是在地图上和白纸上打格子那种办法徒手画。还经常叫我们“坐火车”,这是很有趣的游戏,比如说出从南京到北京,走哪条线,经过哪些主要城市;难些的,还要中途转车,这些训练让我胸中有中国地图、世界地图。中国的交通线也烂熟于胸。几十年后我的一个邻居要出差,我就告诉她,从南京做火车到某地换轮船,到了再换乘长途汽车,她好奇地问我,你走过这条路?我说还在小学里我就知道了,是我的地理老师教给我的。正是程老师的影响,我养成看地图的习惯,需要时查地图,没事时也看地图,看着地图我就好像在作精神旅游。程老师把地理都教活了,我感谢他,永远记着他。

– 2 –

我又想起儿时的一件事,那是五年级暑假前,班上几个男同学偷偷跑到太平门玄武湖边去洗澡,第一沒被程老师发现,第二次有几个同学又去了,(那次我沒去)不知怎的给程老师知道了,程老师那么大年纪了,一直跑到大平门把他们找回来,讲明道理后,也沒有在班上批评这⺇个同学,是程老师的真诚,同学们很感动,老师这么大年纪,那时又沒有自行车,打这以后一直到毕业,再也沒有同学到太平门玄武湖冼澡了。这也是我在前次短信里说程老师是慈祥的老师的原因。说句题外话,过了好几年我们班上一个男同学,因家长对他不好,在太平门玄武湖边服氰化钾自杀。

在小学日子是我最愉快的时光,故经常回忆在小学时的生活,所以程老师,我们五六年级的班主任也是常回忆的人,他是个慈祥老师,也是个慈祥的老人,在泗阳的日子里我们经常见面,当时我在那里当老师,后来程老师回南京后我们就没有見面了,一晃又几十年过去了。

–§–

今天收到爷爷的学生曹众怀念往日的文章(以上1)和南师附小刘宏同学对程育林老师的回忆(以上2)。爷爷没有在学校教过我,我在家看到的自然是一个完全不同的爷爷。读了这些小故事,我忍不住要微笑。做老师真好,永远活在学生的记忆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