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程老师

– 1 –

在五、六年级时程毓龄老师教我们地理,他的地理课有声有色,除了地理也讲些题外话,很有趣,我们听得津津有味,但是因为这样,教学计划常常不能完成,于是五上的课挪到五下讲,以此类推,但是到了六下可就没处推了,怎么办?星期天补课!我早晨经常起不来,礼拜天补课那我更起不来了,因此常常迟到,好在程老师不太管这些,但是有好几次我才到教室门口,程老师就喊我名字了,“辽东半岛盛产什么?”,我还站在门口呢,一时答不出,憋了半天“花生米!”教室里一片哄笑声。“好,坐下,一分。”那时是五级计分制,就这样我一连得了三个“一分”。期末考试快到了,我知道这三个“一分”不是闹着玩的,专心地复习地理,最后考了个五分,可是程老师却因为我的三个一分在成绩单上给了我一个三分,这是不符合“五级计分制”的原则的 。不过我也不去计较,倒是一次在图书馆的走廊上程老师和另一位老师在前面一路走一路说话,我在后面听到一句“曹众这个小孩真聪明”,啊,足够啦。程老师布置的课外作业常是画地图,每个省的地图都要画,就是在地图上和白纸上打格子那种办法徒手画。还经常叫我们“坐火车”,这是很有趣的游戏,比如说出从南京到北京,走哪条线, Continue reading “怀念程老师”

Advertisements